韩国1.5分彩

知音杂志 2020年7月上半月版

2020-09-25 08:57 ZHIYINGUANWANGFABU

枕戈待旦“匠星先锋”慨当以慷:那是爱妻托底的奔赴
默默
       2020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暴发。为了控制疫情的蔓延,全国人民上下一心,自觉在家隔离,难得地享受着“在家躺着也能为社会做贡献”的时刻。
       然而,中建深圳装饰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的工程师何金洋却心急如焚。疫情延误了他的复工计划,他该如何挽回这次疫情带来的损失?又是什么促使他在复工后火力全开?
       ◇ 麻辣爱情:川妹子真情改造害羞男友 ◇
       2020年春节前夕,新冠肺炎疫情肆虐,人心惶惶。四川省成都市空港新城企业总部的施工现场却出现一个身着防护服、戴着防护面罩的女人。黑灯瞎火中,她靠着手机微弱的光,推开工地活动房的门。房间里,正在桌前看设计图的何金洋转过头,看清眼前的人,竟是妻子钟小婷,惊讶不已:“你怎么来了?”钟小婷一边给自己消毒,一边说:“外面形势越来越严重,我不放心你,就过来看看。你这边怎么样?准备什么时候回家?”
       何金洋走过去环抱着妻子,动情地说:“这两天我还真有点害怕,很担心你和孩子,没想到你竟然来了!”钟小婷感慨说:“你放心,无论外面形势如何,我陪你一起度过。”窗外的风在呼啸,可何金洋心里却暖意洋洋……
       何金洋,1989年出生于四川省眉山市农村。他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母亲忙于农活,鲜少有时间管何金洋,养成何金洋内向胆小的性格。2007年,何金洋考入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建筑专业,老师按成绩任命班委,入校成绩第一的何金洋成了班长,他红着脸低着头自我介绍,引来一阵笑声。
       “安静,安静!有什么好笑的,有本事跟人家比成绩啊。”何金洋抬头一看,竟是一个长相水灵的女孩,她的声音震慑住所有同学,为他解了围,何金洋对她心生感激。之后,这个叫钟小婷的女孩被任命为文艺委员,她是四川省成都市人,实实在在火辣辣的川妹子。
       来自农村的何金洋,在见识了班里的几位“风云人物”之后,感到有些自卑。每次他维持纪律组织活动时,总是缩手缩脚。很长一段时间,何金洋都很苦恼。钟小婷看出他的窘境,总是不遗余力地帮助他。
       她带何金洋去空旷无人的楼顶,让他对着底下喊话;怂恿何金洋去报名社团,与同学一起骑行;和何金洋一起去肯德基打工,赚了钱就去商场买衣服,改头换面……时间一长,钟小婷悄然住进了何金洋的心里。
       建筑专业的学生经常动手工做模型,何金洋突发奇想,亲手做了一整套“以后的家”的模型,其中仅一次性筷子就用了上万支。他将模型搬到钟小婷面前,跟她表白。钟小婷没想到一向腼腆害羞的何金洋竟然会跟她告白,虽然觉得何金洋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男友力,却善良可爱,愿意给他一个机会,成了他的女朋友。
       当时,所有的同学都没想到,女神般的钟小婷竟然会跟何金洋在一起,男生们痛心疾首,女生们也觉得不可思议。这让何金洋下定决心,一定要改变自己,成为“配得上”钟小婷的男人。
       何金洋努力锻炼自己,想方设法弥补性格缺陷,可每次到实际行动时,何金洋总将“算了吧,我不行的”“这怎么可能,我做不到”挂在嘴边,可钟小婷却逼迫何金洋:“是个男人就做给我看,不然就分手。”何金洋哪舍得跟钟小婷分手,只好硬着头皮上。
       每当这时,钟小婷就化身何金洋的小粉丝,在他参加学生会竞选落选时,鼓励他再接再厉,最终,何金洋成功入选学生会;老师委托何金洋组织活动,报名的人寥寥无几。钟小婷就跟他一起手绘地图,站在炎热的太阳底下,和他一起发传单,吸引了大批同学;他和钟小婷在学校组织的晚会上唱情歌、演小品,逗得底下的人哈哈大笑……何金洋说,有钟小婷在他身边,他就觉得心安,这些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做起来也没有那么难。
       毕业后,何金洋入职中建深圳装饰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。一入职,何金洋就感到压力巨大,跟他一起入职的同届毕业生,起码都是本科生往上,只有他一个专科生。自卑心又开始作祟,每次开会,他都缩在角落里不敢发言,生怕引人注意。
       钟小婷激励何金洋:“学历不够,我们就提升学历,经验不够,我们就去学经验。你要是连我一个女孩子都比不上,才真是没脸来见我。”转天,钟小婷就借钱,给自己和何金洋报名了西南交通大学的在职研究生,她学软装设计,何金洋学土木工程。每天下班回家,他们就伏在出租屋的书桌上奋笔疾书,周末去学校旁听……
       那段时间,何金洋被公司委任为负责成都来福士项目的工长。何金洋一心想证明自己,整个人泡在了项目上,晚上回到宿舍累得倒头就睡,不愿复习,周末也不再上课。钟小婷恨铁不成钢:“工作忙不是借口,你要是现在放弃,我们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。你要是连我都比不上,还有什么资格说给我好的生活?”面对钟小婷的河东狮吼,何金洋只能每天在工作之余,继续学习备考。
       钟小婷也并非铁石心肠,每天见何金洋累得一挨枕头就睡着,她主动承担了所有的家务活,帮他洗衣服,给他做好吃的……感受到钟小婷的温柔体贴,何金洋有了无尽的动力,奋力工作,全心学习。
       ◇ 枕戈待旦:身后有“虎妻”不疯魔不成活 ◇
       2013年冬天,何金洋在钟小婷的支持下,拿到了西南交通大学硕士研究生学历证书。同时,由他负责的来福士项目,也获得当年“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”。这让何金洋信心大增,抱着钟小婷大呼:“功勋章也有你的一半。”他将自己的工资和奖金如数上交,让钟小婷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可钟小婷却将这些钱存了起来,留着将来在成都买房子。
       此后,何金洋被公司先后委任,负责成都蓝绸带售楼部、忠县电竞馆和重庆桃源居等项目的全面施工,他的经验越积越多,能力也越来越强,在公司获得“铁洋”的赞誉。何金洋深知,自己能取得的成绩,离不开钟小婷的支持。2015年,他向钟小婷求婚,年底举办了婚礼。2016年底,他们的儿子何一一出生了。
       儿子即将出生那会,一直到钟小婷临产,何金洋才从项目赶到医院,却也只陪了妻子3天。出院后,他就将妻子和儿子送到岳父岳母家,转身就投入到工作当中。父母年纪大了,丈夫工作又如此忙,钟小婷辞去自己的工作,专心在家带孩子。
       2017年初,何金洋作为项目经理接手了成都新华之星项目。那是何金洋第一次独自掌控一个项目,要负责人员调动、安全保障、生产工程等事情。他既感到兴奋,又觉得压力巨大。尽管他一再谨慎小心,却还是出了一个大纰漏。那段时间,何金洋几乎一蹶不振,钟小婷安慰也好,激励也罢,何金洋始终无动于衷,成天躲在房间里不肯出门。
       何金洋的颓废让钟小婷看不过眼。学过建筑的她熬夜将何金洋手里的项目数据从头看到尾,她打电话跟同学咨询,又拖着何金洋一起去工地,来来回回跑了四五趟,总算对这个项目了解清楚了。之后,钟小婷和他一起探讨,帮他在国外网站上找资料,找到解决办法……在她的带动下,何金洋重新投入到工作当中。那半个月,钟小婷将孩子送回娘家,与何金洋关在房间里研究项目,去别的项目实地考察,两人常常熬夜到凌晨三四点。
       何金洋去公司召集管理人员开会,重新对项目、人员进行了规划,得到了一致通过。可当时,因为临时找不齐施工人员,何金洋急得团团转。
       钟小婷跟着何金洋赶到工地,二话不说穿上工作服,就和工人们一起开工。工人们做什么,她就做什么,有不会的活,就看着别人做一遍,她再接着做。烈日当空下,一群穿着工装服的男人中,挤进了一个瘦弱的女人,可她却那么卖力,那么认真……她的额头渗满了汗水,流到了眼睛里,用袖子一擦,湿了一片。这一幕,让何金洋忍不住红了眼眶,他一边指挥着现场,一边和妻子一起干起了活。现场的管理人员看到经理和妻子都下到了底层,也都纷纷戴着安全帽开干!就这样,一连半个多月,钟小婷都准时出现在工地里,直到后来人数够了,她才歇下来,整个人晒得脱了几层皮。何金洋给她买了很贵的面膜,却也敷不回原先的样子。很快,在妻子的帮助,何金洋及时补救,在公司受到了表扬。他兴奋地回到家,抱着妻子连转了几圈,吓得钟小婷大呼:“快放我下来,被儿子看到了不好。”
       2018年底,钟小婷怀了二胎。2019年7月,他们的小女儿出生了,何金洋“晋升”两个孩子的爸爸。因为两个孩子的年龄相隔比较近,钟小婷每天手忙脚乱,常常刚给这个孩子换上尿片,另一个又拉了;每天夜里,她要起来无数次,给儿子盖被子,给女儿喂奶,自己却终日顶着黑眼圈……
       何金洋在家待了几天,就累得苦不堪言:“照顾这俩孩子,我还不如在工地干活,真的要累死了。”可钟小婷却将养育孩子的艰辛独自吞下,笑说:“自己既是虎妻,也是虎妈,不带怕的。”每次何金洋在外打电话回家,她总是跟他报喜不报忧,从不让他为家里的事情担忧。可她却时常惦记着何金洋在外有没有吃好,有没有累着。隔三岔五,她总要去项目现场探个班,给他煲个汤,做点好吃的。何金洋嘴馋,总喜欢吃她亲手腌制的鱼,每次去探望何金洋,她都会提前去菜市场买新鲜的鱼,腌制好,再给他带去。
       2019年12月,公司委派何金洋接手成都空港新城企业总部的施工项目。该项目是空港新城对标雄安新区打造的核心区标杆项目,被誉为未来新城的缩影,对整个城市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。
       这个项目工期短、任务重、施工条件复杂,一度让何金洋觉得压力很大。可在钟小婷的鼓励下,他还是接手了这个项目。12月底,何金洋和底下管理人员正式进入施工现场,何金洋预估这个项目最快也需要6个月时间。
       然而,临近春节,疫情突如其来。虽然大部分工人已经陆续回家过年了,但何金洋一直留在工地上,筹备年后的复工计划。
       钟小婷频频给何金洋打电话,一再交代他要勤洗手、注意防护,尽快赶回家,这种时刻一定要一家人在一起。可何金洋觉得工地人员复杂,赶回去有极大的风险,不如留在工地上照看一下现场。他在电话里一再叮嘱妻子照顾好自己和孩子。
       钟小婷完全不放心,将孩子留给了父母,赶到工地,说要和他在一起。2020年2月3日,四川省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,停止公共场所聚集性活动,各行各业延迟复工。这彻底打乱了何金洋尽快复工的计划,驱车和妻子回到了成都新区的家,居家隔离。何金洋很焦虑,他深知,这个工程若是不能如期完成,不仅会给公司造成很严重的损失,连原本应该入驻的成都市东部新城发展委员会办公室、规划馆及会议中心都会严重耽误工作进展,对社会造成一定影响,压力非常大。
       ◇ 慨当以慷:爱妻托底火力全开决战疫情后 ◇
       好在随着全国上下众志成城,新冠肺炎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。四川省应急委员会也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下调为二级响应。省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,各企业在有条件有标准的情况下,可以有序进行复工。
       2月20日,何金洋召集了管理人员开会,开始复工前的准备工作,去相关部门申请复工。
       在得到同意后,2月27日,何金洋告别了钟小婷,踏上了复工之路。临走前,钟小婷给何金洋准备了很多口罩和消毒用品。当时,成都的口罩已经销售一空,钟小婷又委托同学从国外邮寄了一些口罩回来,一再叮嘱他要注意安全。就这样,何金洋第一时间赶到了空港施工现场。空港项目原定工期有6个月时间,因春节假期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实际工期只剩2个月,在2个月内要想完成近2亿的装饰工作量实属难事。但在何金洋的调动和带领下,32名管理人员、近600名川渝施工人员排除万难,在疫情防控防线部署完毕后,第一时间到达施工现场。
       施工现场人员密集,工人们处于高强度的工作状态,他们面临的感染风险远高于常人,不少工人心里都有些不安。何金洋不但要顾好现场建设,还要给工人们做心理建设。与此同时,何金洋放下经理的身份,与工人们一起干活。在他的带动下,工人们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。
       3月3日这天,何金洋一大早起来就感觉到自己昏昏沉沉,还不断咳嗽。现场安保人员发现了他的异样,禁止他进入工地,强制将他隔离在小办公室里。工地里,人心惶惶。
       何金洋给钟小婷打去电话,他故作镇定地说:“我有点咳嗽,可能感冒了。”钟小婷吓得魂飞魄散:“确定是感冒吗?有没有发烧?”想着想着,她哭了出来:“现在疫情不是控制得很好吗?你怎么会这个时候出问题?我好担心,好害怕。”何金洋连连安慰她:“你别着急,晚点会有人开车带我去医院,你别怕,我身体一向很好,不会有事的。”
       下午,何金洋坐车去了成都市定点医院做核酸检测,在经过查血和拍片之后,医生确诊他只是疲劳过度,免疫力下降而引发的病毒性感染。一直放心不下的钟小婷也在这个时候赶到医院,得知何金洋只是普通感冒,她又哭又笑,说不出话来。之后,钟小婷跟着何金洋回到工地,见何金洋没日没夜地忙着,连口水都没有时间喝。钟小婷责备道:“怪不得免疫力下降,你都不吃不喝不休息,哪来的免疫力?”
       为了让何金洋能够得到充足的时间休息,钟小婷每天都现场监督,在她的照顾下,何金洋的身体恢复了,又开始夜以继日地开干。
       当时,市场上材料紧缺,何金洋安排专员驻点石材、玻璃和木饰面加工厂,每日监督加工厂的排产安排、人员安排乃至运输车辆安排,保障到场材料与施工现场同步。那段时间,何金洋连续实施三班倒,实在累得不行了才回宿舍躺一下,常常做梦还在施工。
       现场施工人员见何金洋年纪轻轻,以为他好糊弄,偷懒现象时有发生。何金洋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他啥也没说,而是默默和工人们一起干活,工人们干什么,他就干什么,甚至还抢着干。慢慢地,工人们的劲头就这样被他激发出来,不久,8300平方米的墙地面石材、7500平方米的石膏板和5000平方米的PVC迅速安装到位。其实,空港企业总部项目管理团队平均年龄才27.8岁,何金洋在里面算是“长辈”了,何金洋把人力管理发挥到了极致,不过也要时常协调“年轻人”之间的矛盾。
       攻坚关键阶段,何金洋编制了专项施工方案,并租用7台直臂高空车、8台高空剪刀车、4台机动叉车、120台高空吊篮同时配合施工,迅速完成了5000平方米的玻璃及5000平方米穿孔铝板的安装。尤其是2台最大起重载荷350吨的“大块头”支援,施工速度迅速提升,仅10天完成了玻璃板块吊装。
       一天,因为工期任务,项目工长杨勇和劳动分包老赵竟吵了起来。当时,老赵班组人数严重不足,说好的30人晚上加班,却只来15个。当杨勇的吼声在暮色中响起,吸引了准备晚餐的工友及临近区域管理人员的注意,大伙纷纷向二人靠近。老赵先是压低声音,讪笑着解释,急忙递出一根烟。不料,杨勇双手一挡,又来了一句:“施工现场你还抽烟啊!”老赵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。“我不仅要抽风,还要抽你!”老赵怒了,抓起一块木条冲向杨勇。
       闻声而来的何金洋插在他们中间,劝他们说:“为确保工期,施工人员日夜轮班、管理人员轮流加班,时间长了心累、工期逼近心急,你们都没错,如果非要说谁错了,只有‘大块头’。它每天8000元的台班费,喝近1000元的汽油,它喝的是项目的血,还吞噬你们熊熊燃烧的激情。”
       何金洋一席话让原本面红耳赤的两个大男人缓和了情绪,老赵撤到一旁催人赶紧过来,小杨到一旁帮忙安装工具。俯视下空的“大块头”则缓缓移动。现场在何金洋的安排下,又恢复了原本的运作。
       4月5日,项目提前完成玻璃幕墙挂设;4月7日,所有外立面铝板挂设完成;4月10日,室内地砖铺贴完成;4月12日,综合指挥中心施工完毕……
       原本计划6个月完工的项目,在何金洋的全力以赴之下,仅用了100天就达到了交付标准。该项目被授予“工人先锋号”“超英廉洁示范点”,公司领导夸何金洋能统筹全局控进度,亦能携全体管理人员下基层,是空港当之无愧的“领头洋”,在公司内部获评“匠星先锋”称号。如今,空港项目已经接近尾声,何金洋得空回了一趟家。钟小婷用丰盛的晚餐慰劳了他,儿子也缠着爸爸跟他一起玩,小女儿躺在摇篮里,用“扑哧、扑哧”的声音欢迎爸爸的回归,一切显得那么安宁幸福……

编辑/包奥琴
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06a9f91b3627ff69f489962891893811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